空车返回时,一路走走停停20多天方能回上海。有时一次“让车”,工作人员可能会在一个荒郊野岭的中转站停上四、五天,周围人烟稀少,水和燃油等资源都需特别节约。但无论严寒酷暑,这批“航天铁路人”每年都不畏辛苦地“千里送火箭”,让每枚上海“出生”的火箭安全抵达各个发射基地。(完)

融捷股份拥有的全球最大锂辉石矿山有望复产,对锂资源市场影响巨大。